中国足球又一次倒在了世界杯决赛圈外。而这一次倒下,尤其让球迷觉得无力且无语——一切都像是注定,只是静待那个失败到来。近年来中国足球走到了低谷,无论是各支男足国家队的成绩,还是各级联赛的境况,都鲜有好消息。

与此同时,关于国足的批评、戏谑、骂战接连不断,仿佛只有这些喧闹,才是国足出圈的声音。

国足结束本次世预赛之际,新华社专门发文:输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输球却没有带来应该有的醒悟以及改进。中国足球接下来很可能又会进入到失利折腾再失利的恶性循环当中,所以要更加理性地进行反思,理清现状,找准症结,接下来才能够真正的去找到明确的发展方向。

那么,中国足球该总结和归纳的教训何在?未来十年、二十年我们是否还有希冀呢?红星新闻采取了同题问答的方式,专访了国足前主帅、前国脚以及国内资深的足记。我们希望,这些局中人、亲历者的思考和见地,能够直指病灶,给出一两味良药。或许,这对痼疾新病缠身的中国足球,能够有所助益。

在陆续推出了米卢专访、马德兴“问路国足”专访后,今天,红星新闻对前著名国脚、前国青队主帅、中国足协技术委员会委员黎兵进行了独家专访。

国足再一次无缘世界杯,作为中国足球名宿、1994年首届职业联赛的最佳球员,黎兵自然会感到失望。但同时,他也冷静地分析认为,现阶段国足打不进世界杯是正常的,进去了才是反常的,“我在国青队时,带过89年龄段、91年龄段、93年龄段和95年龄段的球员,他们是本次世预赛的主要成员,但当时在国青队时,这些年龄段都没能冲出亚洲,所以怎么寄望他们在成年后去冲击世界杯呢?”

对于中超、青训都有深刻认识的黎兵,也在采访中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完善青训体系,包括青训赛事体系和青训教练培养体系。中国足球人夹起尾巴、低下来头来,踏踏实实做一些事情,让中国足球能够在十年左右重回亚洲一流,长期维持在亚洲前六名的水准。如果能做到这一点,进入世界杯将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黎兵:出局不意外,按目前国足在亚洲足坛的实力,我们还不具备打进世界杯决赛圈的能力。虽然这样说可能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但正常情况下,目前的国足出不去的。

黎兵:核心的原因,还是能力不足。我们从最初的青训阶段,体系的建立还不太完善,导致我们现在培养不出优秀的年轻球员。一名球员在青训时都谈不上优秀,到了顶层的时候,你要求他出成绩,他更没有能力做到。

举个例子,我们的U系列国字号球队,加起来有十几年没有进入过亚洲的四强,一直缺席世少赛、世青赛的比赛。我在国字号当教练的时候,89年龄段、91年龄段、93年龄段和95年龄段的球员都带过,这些年龄段实际上是这次冲击世界杯的主打的人员,但这几个年龄段在国青队时都没有冲出亚洲,所以怎么寄望他们在成年后去冲击世界杯呢?

要找中国足球屡次冲击世界杯失败的原因,其实就是青训没有做好,基础没有打好!我们往回推十年,我们中国的职业联赛搞得比较火热,这依赖的是各俱乐部对职业联赛的投入引进了很多高水平的外援和教练,他们把整个联赛的热度带动起来了。但同时,我们国内的年轻球员,却并没有在中超这个所谓的“世界第六联赛”中得到更多的锻炼机会。再加上以前足球火爆的时候,大家都在往一线投资,往外援、外教身上投钱,一家俱乐部每年可能95%左右的投入都放在了一线队身上,放在了引援身上,但这不是符合市场规律的行为,没有对青少年足球这个板块进行重视,包括青少年足球的体系的搭建、青少年教练水平的提高等方面。比如没有用有吸引力的收入来鼓励优秀教练投身到青训中,帮助孩子们打好基础。缺乏这些良性的内容,也就建立不起能够提升中国球员能力的体系。

黎兵:这次世预赛,可以说是在一个不太正确的时间使用了归化球员。这里面有几个原因,中国足协此前对中超组织了几个调研组,作为中国足协技术委员会的委员,我也是调研组的成员,所以对2020年和2021年中超都做了比较详细的调研,中超的比赛我全部都看过,也做过相应的分析。2020年是疫情后中超第一次实行赛会制,但各个俱乐部的投入和对于外援的使用,都还是按照前些年的标准来进行,应该说还是比较正常的,尤其是前八名争冠组的比赛打得非常激烈。所以当时俱乐部的保障、外援在场上投入都比较好,各支球队的外援也确实表现出了很高的水准。

但2021年继续实行赛会制,再加上一些大环境的因素,各俱乐部一下把投入都降了下来。这导致优秀的外援要么离开、要么投入程度就不够了。甚至一些俱乐部在处于经营困境的情况下,都不怎么使用外援了,就拿年轻球员去练兵。所以根据调研结果,2021赛季中超的质量是很低的,技战术含量和对抗强度和前一年相比都有很大的差距。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足球归化的这些球员在2021赛季中超联赛里面比赛打得并不多,只有蒋光太的参赛场次有保证,就造成了这些归化球员没有在一个完整的联赛中去体现自己的价值和保持状态。再加上中间还有放假回巴西的情况,他们收假归来后,还经历了长时间的隔离,身体状态都不理想。所以国足教练当时根据球员身体机能的测试,很难让他们去打满90分钟,甚至是首发。

其实这些归化球员都是有能力的,但因为这些客观的原因,导致他们没有拿出最好的状态来帮助到国足。我们联赛的质量和归化球员的状态在世预赛年严重下滑,对中国足球真的是非常非常不利的一件事情,归纳起来就是,我们归化的这些球员,没有在最好的时间拿出最好的状态来,这一点非常可惜。

至于说归化政策是否应该继续,我觉得既然中国足球开始推行这个政策了,就不能因为这一届世预赛的失利全盘进行否定。我印象中,代表国足参加1992年广岛亚运会时,日本足球就在使用归化球员了,他们一直坚持了很久。我觉得既然走了这一步,是可以继续推进的。但话说回来,整个中国足球要提升,不能单一的去依靠归化。应该是在把归化政策良性地往前推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如何想办法提升我们本土球员的质量。如果没有这一点,哪怕下一届我们继续大面积、大投入引进归化球员,打进了世界杯,我也不认为这是中国足球的成功。所以归化球员只能是补充,如何让他们和本土球员结合好才是最重要的。但中国足球的核心力量,永远都应该是我们本土的球员。

黎兵:既然搞职业足球,我们应该看得到它的发展规律是什么?在对于对职业足球的认知、对教育的认知上面,我们和世界足坛发展好的地区相比确实有很大的差距。我们中国也有很多孩子喜欢踢球,但他们平时确实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接触足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去结合足球和教育的关系,当然,这就涉及到大的战略范畴了。

从专业的角度而言,我觉得有两点是需要去做,也是必须去做的。第一,提高我们青训的水平,真正让高水平的教练能沉到青训一线去带队;第二,要建立相对完善的青少年赛事体系,如果没有这个体系,中国足球还是发展不起来。我过去也到欧洲各国进行过考察,别人的青少年球员从8岁就开始参加正式的U系列全国联赛,从一周三练加周末的联赛到一周四练、五练加周末的联赛……一年下来大概可以打30多场U系列的正式联赛。再加上寒暑假期间进行的各种传统青少年赛事,他们的青少年球员从8岁到16岁,每年可以参加五六十场快节奏、强对抗的比赛,几乎和职业球员每年参加的比赛数量是一样的!这种数量级的实战积累,到18岁左右身体一起来,马上就可以在职业联赛中找到位置。而我们的青少年球员呢?没有这个条件,所以青训不是一个教练每天带一群孩子在那里练技术,就是发展青少年足球了!

黎兵:这个救,要看救到哪一步?我认为,中国足球现在已经到了我们认识足球以来的最低谷,还能差到哪里去呢?虽然是最差的阶段,但我们还有很多足球人要继续从事这项工作,大家现在就应该夹起尾巴、低下来头来,踏踏实实做一些事情。只要我们认真去做,每个人做好自己的工作,一定会比现在更好。既然中国足球已经触底了,那肯定会慢慢往上走的,这需要我们很多人的努力,需要我们足球人、制定中国足球发展政策的让球迷、舆论都客观认识到我们现在确实落后了,大家从基础做起,才有可能发展起来。足球这个项目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确实需要三年五年、八年十年,才能见到效果。所以,大家都还是耐心一点吧。我个人对中国足球还是有信心的,只要把一些东西完善一下,把该做的都做到,不要去奢望一些更高的目标。比如说,我们设立一个目标,十年左右能不能回到亚洲足球一流?如果用十年的时间去朝着这个目标努力,从青训开始,把各种机制建立起来,我觉得还是很有希望的。

黎兵:当然有希望!首先就是我刚才说的,如果能在十年左右回到亚洲一流,就意味着我们可以进入亚洲前六名,现在世界杯亚洲是4.5个名额,前六名就有75%的希望进入世界杯,更别说之后亚洲在世界杯上有8.5个名额了!如果我们能保持在亚洲前六名的一流水准,即便足球具备偶然性,我们在下一届没有冲进去,但只要水平不下滑,再下一届总该进去了吧?!我们不要只瞄准于一场比赛、一届赛事,我们要寄望于整体的水平做到一个质变,即便不是亚洲一二三名,但只要达到四五六名,我们的机会就出来了。

所以不要把是否进入世界杯作为评判中国足球惟一的标准,只要整体水平上升了,进入世界杯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我在当球员的时候,即便再往前数多少年,我们确实没有拿过亚洲冠军,最高峰就是亚洲杯和亚运会的第二名,但中国队那时在亚洲赛事中经常可以拿到第三名、第四名的成绩,那就是亚洲一流的水准。到了2001年,日韩作为世界杯东道主不参加世预赛,中国队就顺利取得了出线权。所以只有达到了这个水平,中国队才具备真正的竞争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